听新闻
放大镜
法律帮助实质化 认罪认罚不走过场
2022-03-18 09:48:00  来源:南京市秦淮区检察院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实施以来,值班律师大多仅在具结书签署时进行见证并提供简单咨询,值班律师制度效用未得到完全发挥。为破解值班律师参与形式化、落实法律帮助实质化,秦淮区检察院为值班律师提前阅卷、会见嫌疑人提供条件,让值班律师切实提供法律帮助意见并参与量刑协商,促使犯罪嫌疑人真正认罪认罚。

  近日,犯罪嫌疑人王某在值班律师的见证下,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这就意味着,他接受了值班律师的意见,知晓认罪认罚的法律后果,认罪服判。秦淮区检察院以涉嫌开设赌场罪对其提起公诉,量刑建议为三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五千元。

  2018年至2020年4月,犯罪嫌疑人王某作为某软件代理,在南京招募胡某等人(另案处理)担任二级代理,组建微信群,使用道具开设麻将房间,招揽、组织参赌人员进入赌博,通过规定积分换算比例、微信转账等方式结算赌资。截至2020年4月,王某通过销售道具、绑定账户获取充值返利等方式非法所得共二十一万余元,实际获利五万余元。

  王某在被刑事拘留后,没有委托辩护人。承办检察官在受理此案后,为其联系值班律师提供法律帮助。值班律师通过阅卷、会见、参与量刑协商,全面掌握案件证据情况、出具法律意见,全过程参与案件办理。

  检察官在提审时,强化释法说理,王某自愿认罪,但是对检察官提出的“法定刑三年以上”不能接受。他曾经听别人说过,像他这种情况,判刑也就在一年左右,他做好了这个思想准备,“三年以上”的刑期离他的心理预期太远。

  值班律师会见时,向王某详细讲解了关于网络赌博犯罪的司法解释,向他说明,因为他具有发展下级代理的行为,属于情节严重,法定量刑就是三年以上。

  “我实际获利只有五万多,按照二十多万不合理。”王某觉得自己不是主犯,只是卖道具给下级代理,社会危害性不大,仍然认为量刑太重。值班律师向他解释,阅卷过程中并没有发现他有减轻处罚的情节,检察机关量刑时已经考虑到了社会危害性和实际获利情况,如果是在2021年3月份后实施同样的行为,法定刑是五年以上,考虑刑法从旧兼从轻的原则,适用三年以上的法定刑,是有利于他的。

  “我之前不知道我所犯的罪这么严重。”值班律师对罪名认定、法定刑格次、违法所得数额认定等方面一一解释,王某打消了疑虑,最终接受了检察机关的认定。

  检察机关对协商过程制作了《认罪认罚量刑协商笔录》,参与各方签字后留存,值班律师在阅卷、会见犯罪嫌疑人、参与量刑协商的基础上出具了《值班律师法律帮助意见》。

  值班律师提出,王某的犯罪行为主要是赚取下级代理差价,没有从事相关软件的开发、运营,不具备明显、暴力的社会危害,自愿认罪认罚,且已退缴违法所得十六万余元,恳请在刑期上再进行综合考量。

  承办检察官在听取犯罪嫌疑人希望进一步从轻处罚的诉求以及值班律师提出的从轻建议后,最终作出了有期徒刑三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五千元的量刑建议,对量刑协商和具结书签署全程同步录音录像。

  为落实认罪认罚法律帮助实质化,秦淮区检察院邀请区司法局、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值班律师代表等召开座谈会,就提供法律帮助实质化的案件范围、内容形式、经费保障等方面达成一致意见,形成会议纪要,以进一步提高值班律师的参与度,变以往被动听取意见的坐堂办案为双向互动的意见交流,实现案件事实、量刑情节认定的准确和全面。

  编辑:刘宇纯